嫂子总是半夜来我房间,我该怎么办?

第1章 包里的避孕套


从小我就没见过我爸,是我妈一手把我拉扯大的。因为家里没男人,所以我们母子经常被欺负,有人就说我妈是妓女,这话我是从小时候的邻居女孩孙楠楠口里听到的,当时我很生气,又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,就跑回去找我妈:“我爸呢,妈,我爸去哪了?为什么我没有爸!”

我妈被我问愣住了,半天不知道说什么,我委屈地朝她吼:“他们说你是妓女,随便和别人睡了,然后才有了我,对不对?!”

“啪!”这一句话刚说完,我脸上就挨了一耳光。

这是我妈第一次打我。

我被她打的愣了,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,我妈看我表情,她脸色有些苍白地说,对不起孩子,妈妈不是妓女,可是爸爸,你爸爸他…..她抱住我,哭了很久。我也似乎清楚了什么,依偎在妈妈的怀里,不住地流泪。

后来,因为这件事,我变得很记仇,也和不少人打过架,谁再敢说一句我妈是妓女,我就一定要跟他打一架,这导致我在我们那一块名声很差。

再加上小区好几个叔叔都惦记我妈,总想和我妈搞对象,给我当后爸,我妈一个都没答应,他们就在背后传风言风语,这让我妈忍受不了。

后来,我们就搬家了。

我从小学习还可以,后来考上市一中,也许人生就是由众多的巧合拼凑而成,报道的第一天,我就认出我的同学里有孙楠楠。她那时候十六,真应了那句,女大十八变。她出落得婷婷玉立,穿着粉色针织衫,白色运动裤,白色运动鞋,扎着两根马尾,阳光可爱,站在人群里都很扎眼,好多男生都偷偷看她。

我也忍不住偷偷看,她比小时候还好看,但我长的一般,本来学习很好,不过在市一中这种人才扎堆的地方,也就很一般了。孙楠楠注定是大家的女人,我没什么特殊本事,就像小时候一样,即使住在附近,也没法走在一起。

结果后来分座位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的,班主任把我和孙楠楠放在一起了,她成了我的同桌。

开始的时候,孙楠楠没认出我,因为我太普通了,她从小就是女神,众星捧月,才没功夫记住我的脸呢。刚开始几天,我们相处的还算愉快,直到我一高兴,说出小时候和她的事情,她才忽然想起了我。

“原来你是那个郑强……”我看到她认出的时候,眼神都变了。

原来是亲和友善的同学,但立刻变得很警惕,很嫌弃,好像我刚从垃圾堆里走出来一样。

那一节课我们就再没说话,下课她跑去找班主任了,要求换座位,我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小心眼。我小时候惹过她,可这么多年了,她还记仇呢?好歹也是同学,这样太不讲情面了。

结果班主任没同意,因为这个座位顺序是按照入学成绩排的,一旦同意第一个,后面一堆要换的,所以不可能开这个口子。

孙楠楠很不高兴,但还是坐了。

“以后不要招惹我,咱们各过各的,还有,别偷偷盯着我看。”孙楠楠忽然说。

我有些不爽,我也就看过她几次,她这么说,好像我天天偷窥她似的,而且她小时候伤我的话,我到现在还有阴影呢。

我翻了个白眼,心底冷笑了一声:骄傲什么,不就是长的漂亮点吗?

我不是那种喜欢倒贴美女,见了美女走不动路的,所以她不理我,我也就自己过自己的。

她平常比较时尚,喜欢名牌,喜欢自己打扮自己,还喜欢化淡妆,有时候一下课就补妆,手机隔几个月换一个,衣服也都是名牌的。

相对她,我就是土鳖。

她还总嫌弃我不卫生,因为我经常在家帮我妈干活,家里没父亲,男人的活儿我都干,脏活累活干得多了,肯定没她那么干净。

不过这些事情我都能忍,唯一忍不了的,就是她给别人说我是野种,说我妈是妓女,还说是她亲眼所见。我也不知道我跟她有多大仇,她竟然把这事儿都传出去了,班里跟我关系好的给我说了,我下课就火了。

“孙楠,你给别人胡说什么呢?!”我质问她。

她用修长纤细的手扎着头发,白了我一眼,“我说什么了?”

“你说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?我怎么就野种了?我是谁的种管你什么事?”我问道。

我看到她表情明显一变,但嘴里不承认,“谁说是我说的,你把他叫过来,我们对质。”

我看了下班里关系好的那几个,那几个都不愿意得罪孙楠楠,好几个还是她粉丝,肯定是不会出来指认的,没办法,这口气我只能咽着,

“以后,没证据就别血口喷人,你要是看我不爽,你自己换座位啊。”孙楠楠扎好头发,没好气的说道。

我气的很,但手里确实没证据,不能把她怎么样。心里对孙楠楠的气是记住了,我自认为我做的虽然不算好,但也没招她惹她,她竟然这么对我。我们从此关系更僵了。

后来,大约是期中考试前后,她受不了这么冷战下去,找班主任想换座位,但又没有什么好理由,班主任没同意,而我两虽然是同桌,关系一天比一天差。

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,她为了换座位,会给我来栽赃陷害的损招。

期中考试过去没多久,有一天,早操完了回教室,她说她手机丢了。

翻来覆去的找不到,我也没理她,结果她硬要翻我书包,我火了,“凭什么乱翻我东西?!”

“我看你就是做贼心虚,要不然为什么不让我翻!”她蛮不讲理。

我火大了,把书包一把扔给她,“好,你翻,要是翻不出来,你就给我跪着磕头道歉!”

孙楠楠不知道怎么回事,竟然同意了:“好,我翻!”

后来,在我书包把手机找到了。

我一下就知道了,这是她算计的,一般人我要是那么说,肯定不会答应,结果她那么爽快的答应了,而且我怎么可能偷人东西,我从小就自尊心很强。

后来我们就这事大吵了一架,闹得全班都知道,她再次找班主任,说我偷她东西,要换座位,

后来班主任说偷东西这事情比较慎重,涉及到一个人的尊严,他查清楚再说。

经过这件事,我对孙楠楠恨之入骨,虽然我平常不惹人,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一旦被惹狠了,我绝对要报复。

我思前想后,怎么报复孙楠楠才解气,最后想起她经常早上喝营养快线,心中灵机一动。

你不是爱喝营养快线吗,我就撸一管,让你喝点人工精华。

这想法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天才,孙楠楠平常在年级名头很大,很多人把她当女神,也当意淫对象,这回让她喝我的人工精华,真他妈太爽了。

打定了主意,第二天早操,我故意上到一半说肚子疼,回教室休息休息,准备从她书包里翻出营养快线,结果打开书包,那么一翻,我就愣住了。

一盒子杜蕾斯!

我打死也没料到,能在孙楠楠书包里翻出杜蕾斯。

操他妈的,平常看起来虽然有点娇气和傲气,但没想到骨子里这么骚,自己连避孕套都带上了,不知道是跟谁呢?

不管了,跟谁也跟我没关系,不过这回有了这盒避孕套,她算是有把柄捏我手里了,再在我面前趾高气昂,我就用这盒避孕套甩她脸上。

我把避孕套装到书包里,至于营养快线,嘿嘿,这个先放着。然后到早操完,孙楠楠带着一身香汗回到了座位上,一边用抽纸擦着两腮,一边从桌框里拿出吃的和营养快线。

“你盯着我干嘛?让你看了吗?”孙楠楠见我不怀好意的盯着她,有些不高兴,扭过头气哼哼的说道。

我看她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,心里想到那盒避孕套,就特别想看到我拿出避孕套时候,她的那张脸。

“我就看了怎么了,你长的脸不就是给别人看的?”我心理有底气,自然不怕她。

“平常看着还挺正经,没想到这么流氓。”孙楠楠瞪着我。

“哼,我流氓,我只是脸上流氓,有的人骨子里流氓。”我哼笑一声。孙楠楠见我今天说话和往常不一样,火大了很多,郑强,你是不是今天想找死?

我看着她,笑了下,然后将杜蕾斯拿出来。她眼睛瞪大了一圈,看着我,小嘴张的都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你说咱们谁流氓?”我看着她。

孙楠楠紧张的看了看周围,然后一把就将避孕套塞回了书包。

“郑强……你,敢翻我书包,你是不是想死?”她羞红着脸,气哼哼的说道,不过我已经看出她的心虚了,不然他也不用这么紧张,其实只要矢口否认这套子不是她的,我也拿她没辙,她把避孕套拿回去,就等于承认了。

我笑了笑,“我翻了怎么了?要不翻你书包,也不知道你有避孕套啊。”

她听我说“避孕套”三个字,顿时吓的就像一把捂住我的嘴,“你,别瞎说……”

第2章 小树林见

“哼,我瞎说了吗。避孕套现在就在你书包呢。”我哼笑了声,“平常挺正经的,没想到这么骚。”

“你!”孙楠楠听我说她“骚”顿时眼睛一瞪,但接下来就萎了,小声道:“你……别找死……”

我看她气势变化,心理爽的不要不要的,孙楠楠平常高高在上的大小姐,这回算是让我逮住把柄了。

她看我一脸得意,心里就很不爽,然后威胁我:“郑强,这事情你别说出去,要不然,我找黄毛他们……”

“怎么?还想威胁我?”我哼笑一声,黄毛是我们这一片的混混,我都不知道她跟黄毛还认识,但没事,我不怕。

“我就是一个屌丝,你叫来他来打我,你信不信,我明天就让全校都知道你书包里有避孕套!”

她被我这么一说,吓住了。

我是默默无闻的人,就算打一顿也没什么,她可是全校闻名的校花女神,这事情要捅出去,她肯定比我吃亏啊,以后名声坏完了。

“你个混蛋。”她咬牙切齿的低声说。

我听她这么一说,也不生气,我说,这事情想私了也简单,让我摸你一顿,这事儿就算完。她看着我,眼睛都瞪了一圈,以往她看都不看一眼的臭屌丝男,竟然提出这种要求,这不是趁人之危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嘛。

“不行!你想都别想。”她摇头不答应。我也不退步,捏着她把柄,我怕什么,我说,你要是不答应,就别怪我不客气,反正我一个臭屌丝,也不怕你叫人。

我看她思量了半天,最后没出声。

继续上着课,我也没着急,给她充分的时间做心理准备。到晚自习下了,她收拾书包准备回家的时候,我说:“到操场后面树林里。”

然后我就先走了,全校放学都往出走,就我往操场走,然后一直到操场后面的小树林等着,我没把握她一定会来,心里也有些着急,不过想起孙楠楠白皙的皮肤,火爆的身材,心里就一阵躁动,来了老子一定要好好尝尝鲜。等了十来分钟,孙楠楠才背着书包姗姗来迟。她走到树林前,四下找我,被我一把拉进了树林。

我把她拽到我跟前,闻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,特别好闻。就是她身上独有的。

“郑强,你,别得寸进尺……”我听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抖。我拍了拍她紧致柔软的大屁股,放心,都是同学,我也不会太过分的。然后把她是书包一把拽下来,扔地上。然后一把抱住了她,感觉到她身上软绵绵的,手感特别好。

就在我准备打开杀机的时候,忽然她一把把我推开,气道:“你个混蛋,郑强。”我听她这么说我,我就火了,一把把她拽到我怀里,对着她低吼,孙楠楠你装什么清纯,逼早都被别人操烂了吧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她竟然甩了我一耳光。

我也不生气,咬牙恶狠狠的说,好,这一巴掌我记住了,我走,明天就等着出名吧。说完我就走,结果还没走两步,她又把我拽住了。

我就知道她害怕。我不再犹豫,一把把她拽到怀里,手刚从她衬衣口子摸进去,可没想到的是,我忽然看到不远处手电筒的光。我草,学校保安巡逻来了!

他妈逼的,坏我好事。孙楠楠看到保安来了,也没叫,但她怕被发现,我也怕被发现,我想了想,就说,正好今天星期五,明天中午,我给你打电话,说完我就赶紧撤了。

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中午,我开了个房,然后给她把地址说了,让她过来。

我在房间里等她,大约等了快半个多小时,房间的门才被人敲响。我本来在看着电视打发时间,听到门响了,立刻跳下床去来门,看到门外的孙楠楠一把拽了进来,锁好门。

“你怎么那么慢,是不是想反悔啊。”不爽自己居然等了那么久,说完我这才打量了她,她今天穿了件修身的白裙子,把她整个身材都凸显出来了。看她的穿着,我这才没那么大的火气。

“谁说我要反悔了,女孩出门是比男的要花时间的。”她眼神闪躲地说,我也没在意,以为她是有些怕我,才不敢对着我眼睛说话。

一把把她拉到怀里,边揉着她的紧致柔软的大屁股,边在她耳朵边喷气,原来是这样呀,我很满意,放心我不会太过分的。

慢慢地推着她来到床边,慢慢地把她压到床上,她半推半就的躺下了,因为她有顾虑,不敢反抗太过。

既然有人可以让我享受,那我肯定是不会浪费这样一个大好时机的。隔着衣服摸已经满足不了我了,我让她把衣服都脱掉。

“郑强,你,你别太过分了!”孙楠楠推开了我,对我的要求恼羞成怒。

我没有在意她,而是压着她,把那撮遮住了脸的头发别到耳后,对着她说没什么的,你都让人给干过了,还在意我这点要求吗?

孙楠楠犹豫了下,“你压着我怎么脱?”我只好让开,站起来,看着她给我表演一场脱衣秀。

她扭捏了一会,被我嘲讽了句,深吸一口气终于慢慢开始脱了,我还要求她不能速度太快,不然这样也没看头了,想必以你的经验来看,早就知道该怎么把握的了。

孙楠楠咬了咬牙,开始慢慢地一件一件的脱,她先是把内裤脱掉,然后脱掉了内衣;最后她就真空了,外面就只套了一件连衣裙。

我让她等等,她不满地问我又怎么了;我说你这人怎么有那么多不满呢,装傻清纯啊。被我冷哼了下,她乖乖闭嘴了。

我在脑袋里构思下一步该怎么做,想到了之前因为好奇而去借的动作片,深夜里一个人边动手边看完片子。我早就想实施行动了,虽然跟她说只是摸摸,但如果让后面的事失控的话…..这也是有可能的。

用手慢慢地隔着描绘着她的身材,可能是她也被我挑逗的有感觉了,呼吸变得急促;勾了勾唇,很满意她因为我的动作而有感觉,作为一个男人,确实是很有满足感。

渐渐的我不在满足隔着衣服挑逗她了,把她的裙子推上去,完完全全的把最隐私的地方暴露出来,孙楠楠想扯着衣服遮住,被我拦住了,我嗤笑她,是不是快忍不住了?你个小骚货。

看着她的那难耐的表情,我觉得我自己的下半身都快撑爆了,实在是太难忍受了;就在我抚摸她的间隙,拉开拉链,偷偷的放出自己的…..

我压着她正想大做一番事业时,却被她发觉了。她瞪着我,让我不要太过分了,不然她喊人了。

我才不怕她呢,让她喊,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的,更何况,你自己早就不是什么纯的了,再罗里吧嗦的就让她好看。

她真的打呼救命,我甩了她一巴掌,“你不会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吧,老子让你好看!”

就在我有所动作的时候,门突然被撞开了,孙楠楠就猛地挣扎起来,我条件反射地就要压制她。

没想到,踹门而出的居然是黄毛跟他的小弟们,他们一进来就大喊一声:“兄弟们,给我好好的打,让这小子知道厉害。”

还没反应过来时,就被黄毛的兄弟架起来狠狠地被揍了一拳,原来,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孙楠楠贱人找来的。恨恨地瞪着孙楠楠,孙楠楠看到我可怖的眼神,缩了缩身子,躲到了黄毛的身后。

“你个贱婆娘,万人操的,老子要揍死你。”我挣扎着要扑过去。可惜两拳难敌四手,被人揍得完全没有反手之力。

就这个短短的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,紧接着警察也闯了进来:“别动,警察!”

警察说接到举报说这里发生了强奸,孙楠楠马上接过了话头,指着我,声泪俱下地说:“就是他,他把我迷晕了带我到这里,想对我行不轨。”

“是的,警察叔叔,今天我们跟孙楠楠同学约好要去看篮球比赛的。刚好在半路看到郑强扶着孙楠楠同学鬼鬼祟祟的进来这里,我们才跟着来的。”

我终于知道了,原来我自己进了别人设计的圈套了,被警察带着离开的时候,我朝着她怒吼道:“孙楠楠,我郑强以后一定要你百倍偿还给我的!”

由于孙楠楠的指控,加上黄毛等人的证词,我被警察抓了起来了。由于没有事实犯罪,加上我又是未成年人,只是在看守所被关了一周,然后放出来了。

这一周里面,我恨,恨那个贱人跟黄毛等人合伙设计来陷害我;也怪自己以为捏了人的把柄人家就不敢怎么样了,最后反倒被人将了一军,在人生档案里添上了一滴墨点。

还好我也只是待了一周,如果是再呆一段时间,我非要疯了,因为里面简直就是要把人给折磨疯了的节奏,只要是呆过的人都不想再进去一次。

那不是对身体上的折磨,而是对精神上的伤害;这个过程我已经不想再多说了,让我对孙楠楠他们的恨更加深。

等警察作最后一次教育的时候,我终于被放出来了,那种重见天日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。

第3章 让我身败名裂

只是没想到的是,没出来后等待着我的是更大的精神折磨,也因此让我下定了决心要报复孙楠楠。

当时我回到了学校,一踏进校门就发现整个学校的气氛都不同了,就连看门的门卫也是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,而见到我的同学们都对我退避三舍,偶尔还能在课间听到有人讨论着我的事。

说什么人不可貌相,看着这么斯文,没想到是个披着羊皮的狼。

说什么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居然连校花都想强奸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什么样。

各种恶言恶语,到处都能听到,有些人见到我后就不敢讨论了,也有人明目张胆当着我的面指桑骂槐的。

我知道我的事被全校都知道了,个个都唾弃我,也不想想他们所说的校花其实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婊子、是个公交车,说得她有多纯情似的。

还有些同学特意跑到我班里来,一探真容。而且就连上课的时候,我都会时不时的受到老师的别样目光,好像我只要一有动作就会把同桌孙楠楠给吃了一样。

而孙楠楠则一脸高傲的看着我,还化了三八线,现在她终于不用担心我手里捏的把柄了吧。因为就算我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了,谁会相信一个有“过错”的人的话?

我刚下课去厕所,回来就看到我的座位上被人扔了不少垃圾,桌上还有被人写的各种侮辱性词语,课桌里的书本早就被人翻的一地了。

看着这么幼稚的欺负人的手法,我可气又可笑,眼睛扫了眼在教室后面角落里的几个人,我知道是他们做的,他们一向自誉为校花的守护神。

我默默的把自己的书本收拾好,把那堆那里丢垃圾桶里,连上课整个人都没精神了。

孙楠楠则心情很好的在桌子下面弄她的指甲,看到我的样子,丢了我一个扯高气扬的表情。

而就在放学的时候,没想到被黄毛等人拦在巷子里了,他旁边还跟着孙楠楠。

“你们做什么?”我问着面前这帮人。

“没什么,我就是想要讨回当初我在你那里受到的惊吓。”孙楠楠轻蔑的看着我说,拉着黄毛的手撒娇。

“黄亮哥哥,人家之前说的你知道的。”

“嗯,宝贝,我知道怎么做的,只要你高兴就好。”黄毛跟孙楠楠两人眉来眼去的,难怪当初孙楠楠会说找黄毛来教训我,原来这俩人是这样的交情,骂了隔壁的,一对狗男女。

我被黄毛的小弟狠狠地压在地上,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,脸紧贴着地,我又没有受虐倾向,纵使是挣扎不过他们,我嘴里也不放过,有多难听我就骂的多难听。

“哼,果然是妓女生的,骂的话也是够难听的。”孙楠楠一脚踩到我脸上,居高临下的说。

我这人最是听不得人这样说我妈,当下就反击她,说她是比妓女都还不如的公交车,而且还是免费的公交车。再说我妈根本就不是妓女,别以为自己是公交车也以为别人也是妓女了。

最后说得孙楠楠恼凶成怒,狠狠地用脚蹍了蹍我的脸,还好她穿的是运动鞋,不然的话我就会破相了。

“好了,楠楠,我们走吧,等下不是约了打台球吗?”黄毛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招呼人走了。

只剩下我一人躺在无人的巷子里,看着他们人走远了,我这才慢慢爬起来拖着步子回家。但我没让我妈看到我身上的伤,不然她会担心的。

没想到,第二天我来到教室后,推开教室门就被桶水浇了个透心凉,整个教室静谧一下后,轰然爆发了阵爆笑声,而我变成了个落汤鸡。这连课都没办法上了,只能跟老师请假后回家换衣服。

还有一次,就是上厕所的时候,明明就没有人的厕所,突然间就涌入了几个人,把我推到隔间,然后把门给反锁了。因为快要到上课时间了,我只好从透气窗口那里爬出去。

甚至就连我走在路上,都能碰到我以前根本就不会碰到的社会无名小混混,被人堵在无人的地方要挟拿钱,还被人给用各种方式来羞辱我。

这几天里我简直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,我知道这一切的手笔是谁的,孙楠楠跟黄亮他们。

明明就不是我的错,明明就是被人给设计了圈套的,为什么我要平白无故的受这样的气!

我有考虑过要不要退学,换个学校也就没人知道我到底是谁,可以重新来过,再不用受这些气了。还差点找我妈商量了,但是转念一想,如果我真的退学的话,这岂不是顺遂了他们的心了吗?

不行,我不是窝囊的废物,我不能让一个女人如此的得逞;还有她污蔑我妈是妓女的事,还到处宣扬说我妈是妓女。

此仇不报非君子,我才不会因为她是女的就放过她。我开始找机会开始反抗,做各种调查、跟踪孙楠楠。

摸清她的路线,这几天行事我都特别的小心翼翼,一方面要防止孙楠楠找来的人,一方面又要防止被她发现。

后来终于被我摸清了,她平常都是一个人上学,放学是会跟黄毛他们去打打台球,十点多的时候黄毛就会送她回家,看着她走进巷子里,而休息日会跟人去逛逛街,或者是消失,不知道去哪了。

自从上次我被关了一个星期后,特意去网上查了下法律,像我这种未成年人,只要不是真的干了孙楠楠的话,被人捉住后最多就关个十天半个月,所以我也没什么好怕了。

再加上,我也已经知道什么时候孙楠楠会是一个人行动,而且黄毛他们也不在她身边,还能嚣张起来吗。

今天一放学,跟我妈打招呼说晚上不回去吃饭,学校社团有事;其实并不是社团有事,而是在孙楠楠家附近蹲点了。

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饭,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我就晃到她回家必经的巷子里,躲起来。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车声,不久,我就看到了黄毛用机车载着孙楠楠,来到巷口停下。

“黄亮哥哥,送我到这就可以了,你今天不是还约了人谈事吗,我就不打扰你啦。”孙楠楠抱着黄毛的手臂,用胸蹭着黄毛。

“嗯,那你自己小心点,我先走了,赶时间。”黄毛亲了亲孙楠楠,摸了摸她的双峰,摸得她娇喘连连才放过,可能是真的赶时间,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孙楠楠转身就开车走了。

我刚好躲在背光的地方,孙楠楠她不会发现的,就在她经过我旁边时,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巴,把她压到两栋楼里的缝隙处。

孙楠楠呜呜的喊着,不断的挣扎,我告诉她再动一下就把她给办了;我还说我把刚的都拍下来了,如果不怕我放到网上去的话。

听了我的话,孙楠楠这才停下挣扎,为了以防万一,我最终还是用我准备好的胶带封住她的嘴,并没有绑住她的手脚,废话,如果这样做的话,不是容易留下痕迹吗。

她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得越发美了,趁着这个时机,我扯下她的衣服对着她就是上下其手,就是不断的挑逗她,然后她的眼里都布满了眼泪。

我说你就是个小骚货,是个倒贴钱的妓女。摸着她一边想她真的是身材好好,难怪黄毛对她流连忘返,一边想着她这人果然是狐狸精,骚的没边了....

第4章 强奸犯的臭名

最后我用手帮她解放了一次,在她还在余韵里的时候跑了,跑之前还威胁她如果再让黄毛找我的麻烦的话,我下次就真的干掉你,让你受尽折磨后再强她。

我跑是因为我怕自己忍不住真的会干掉她,随便找了个公共厕所的洗手间在里面解决了自己的问题。

第二天,她跟黄毛正常的打招呼,没有什么不正常表现。想来她根本就不敢跟黄毛说,她怕黄毛会对她做什么。

就在我以为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,放学的时候,就给黄毛的手下拉上了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面包车上。

“你们干什么呢,放开。”操,肯定是孙楠楠那个娘们说了,真不知道她怎么跟黄毛说的。

“嘿,这小子说放开呢。”我认得这人,这个人是黄毛的一个跟班,人长得尖嘴猴腮的,人称毛猴。

“猴哥,就是就是,哈哈,他脑子傻了吧。”回答毛猴的人是个比较胆小的,别人都叫他涛子。

我被这两人带到了个荒废的厂房里,推推搡搡间,正好看到坐在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椅子上。站在他旁边的是孙楠楠,正抹着眼泪,看到我后躲到了黄毛的身后,嘴里说着什么害怕之类的。

害怕?昨天明明就看到她那么爽,这个口是心非的贱婊子。看来昨天的教训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啊,仗着有黄毛撑腰什么都敢做呢。

“郑强,我也不说什么,你也知道你昨天做了什么了吧。”黄毛安慰着孙楠楠,转头对着我说。

“是呀,我做了什么她最清楚了,难道她什么都说了吗?”我嗤笑着,看着孙楠楠。她有些慌张的躲着我的眼神。

“黄亮哥,还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,我不想听,这些事你就交给手下做就可了,说好了等下陪我去玩的。”

“好好,听你的,你先去外面等等哈。”孙楠楠听到黄毛的话转身就走了。

孙楠楠走了后,黄毛走到我面前,拍了拍我的脸,“你小子厉害啊,连我的人都敢碰,活得不耐烦了啊。”说着就对着我肚子送了一拳。

“咚”的一声,痛得我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了。

“毛猴、涛子,你给我好好的教训他!”

“是,老大。”本来夹着我的两人就是对着我一顿群大脚踢。

刚想躲开,结果没防备在一旁的黄毛,他一个飞腿给踢了过来。胸口猛地窒息了一瞬,然后我听到身上某处骨头发出咔嚓声,身体腾空而起,紧接着摔倒在地的时候就是一整剧痛,整个人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然而并没有人在意我的伤,不仅要忍着身上的伤,还要承受外来的不断的伤害;因为黄毛的那一脚,我根本就毫无反手之力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黄毛终于喊停了,他说再揍下去就要出人命了,说孙楠楠在外面等的也够久了,我们走。

整个厂房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苟延残喘,身上痛的难以忍受,特别是胸口的痛,一呼一吸都牵扯着痛,我想可能是骨头断了吧,满嘴从喉部涌出的血腥味,吐了几口血水,衣服前面全是血迹。

但这个荒芜人烟的地方,不可能等着人来救了,要自救就要自己一步一步爬出去,为了活命,我死咬着牙拖着身子慢慢地挪。

还好老天并没有要收了我,我终于被一个经过的清洁工给救了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医院了,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妈做在我床头哭成个泪人。

“小强,你醒啦,我去喊医生。”我妈看到我睁开眼惊喜的叫。

“嗯,妈,你怎么会在这。”我拉着要起身走的母亲,牵扯到了伤口冷吸了口气。

我妈看到我这么痛,问我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,如果我有什么事,她也不想活了。

听着我妈说得话,心酸死了,我妈含辛茹苦的一人把我拉扯大,我如今这样子真是对不起她了。一直以来我们两母子都是相依为命,我小的时候不懂事过,但后面我知道我妈是怎么样的人,她不可能是别人口中的妓女,就她这个性子,根本就不是做那行的。

我妈虽然是个女人,但是却十分的好强,从没有向别人求助过,无论多辛苦,她都一个人熬,别的小朋友有的,她都会尽量满足我。

如今看着她这样以泪洗脸,我心里梗着块东西似的,不上不下的。

“妈,你不是说喊医生过来看看我吗?”

“哦哦,是哦,看我这人。”在我的提醒下,拍了拍脑,急急忙忙地出去喊医生了。

我一人躺在房间里,医院里的消毒水充斥着鼻腔;眼泪不受控制的就流了下来,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。

如今这个社会,是欺弱持强的,如果人太过软弱则会被人欺负;但是如果你只是强也没用,可你要有势力。

如果这样的话,势力和力量足够了的话,才能够好好的报复孙楠楠;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个人,什么都做不了。对于我这个已经有了“前科”的人来说,她的任何说辞都比我的十件事要来的信服。

我就这样在医院里面,躺了一个多月才出院。这一个多月我心里憋着一口气,不发出来简直就要憋死我了。

在这一个多月里,我并没有闲着,上网搜着学校的论坛里面的各种事,还在学校的贴吧里面发匿名的悬赏贴子,让人帮忙调查一些人的资料,想着等自己出院的时候,怎么才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势力。

出院后,我一个人找了黄毛,约他出来在学校后门对面的公园里面见面,说慌说要给他道个歉。没想到他居然会上钩,我身上带着把刀子,来到约定的地方,他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这个地方我调查过了,根本就没有监控可以拍的到,更何况现在天已经朦胧了,而夜灯还没亮起来。

“什么事啊,约我来这里,有事就赶紧说吧,我赶时间去别的地方呢。”黄毛看到我,双手抱胸,抖着腿,神情轻蔑的说。

“呵呵,黄哥,我就是想跟你道歉,你大人就大量别怪我啊。我今天有个礼物要给你赔礼道歉呢。”我点头哈腰的笑脸对着他说。

“哦,那就拿来吧。等下我兄弟要来接我呢。”黄毛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可我能看到他听到礼物的发光眼神。

“好,我这个就给你。”我边向口袋里摸索边向他走去,就在他反应不急的时候,对着他腹部就是一刀,眼神狰狞地说:“不知道黄哥你对这个礼物满不满意呢。”

黄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腹部插着的刀子,没想到我居然那么大胆,敢刺伤他。他惊恐的看着我,有点吓到般后退着坐倒在地。

我知道自己刺不深也不是什么致命的地方,再说了,等下就有人来了,我也不担心他的命会挂。

“没想到吧,你以为我是怕你吗?我,郑强,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不是不敢报仇,而是,还没到报仇的时候。你惹了我就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敢做了,放心,你这个伤比不上我的,最多也就躺几天而已。”我拍了拍他的脸,警告他以后不要再来找我麻烦了,因为我自己疯起来的话,都不知道会干什么呢,就像现在一样。

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,算着他的小弟也该来了,慢慢的转身踱着步子走了。就在我拐出阴暗处的时候,正好跟急匆匆赶来的毛猴等人擦肩而过,我走在暗处,他们走在明处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我这么一个人。

然后我听到了他们的惊呼声,大声质问着是谁把黄毛弄伤的;并没有管身后的事,就算明天黄毛跟我告状我也不怕,再说了,他这个样子怎么也得躺一个星期吧。

然而,一个星期后,等他回来的话局面或许早就改变了呢。第二天,我从照相馆里打印出了一叠资料,翻着手上的资料。

每个人都会有个叛逆的时期,而且在我们这个阶段是特别的多。我开始的时候应该先从简单的人入手。

现在我手里的都是一些经常在学校被人欺负的人,得找个不那么懦弱的人,如果一个人骨子里觉得自己弱,忍气吞声的默默忍受着的不敢反抗的话,这个人也就没救了。

就算救得来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,选中的第一个人要够义气,骨子里是有怒气的,只要有人推他一把他就敢干的话,这人就是行的。

忽然我注意到一个人,叫江兵,经常被人欺负,但有时会反击,可惜,一个人怎么也斗不过一群人。上面还说他会对着帮过他的女同学多加照顾,嗯,是个讲义气的。

这天我正上着厕所,听到外面有人吵吵闹闹的,但我蹲着大号,也不太好随便出声,再说也跟我没什么关系,我又不是慈善家,谁都要救,万一救了个白眼狼岂不是很吃亏。

“喂,江兵,上次跟你说的呢,兄弟们缺钱花了,让你带来的,拿来吧。”能听到一群人推推搡搡间进来了,其中一个人嚣张地说。

江兵?不会是那么巧吧,刚缺什么,老天就把什么送到我面前来了。

“凭什么我要给你们钱,这钱是我父母辛辛苦苦赚回来的,不可能给你们。”一个气势没那么足的声音反驳道。

“什么!你是不是找打啊,打了那么多次都不会学乖!”另外一个人威胁道。

看来,之前江兵可没少为这事而跟人梗着脖子,惹恼了人,被人揍了不在少数吧。

“他奶奶的,看来不给点教训就是不会乖乖给的了是吧。”听着这架势,是要准备干架了吧。扯了些纸巾整理好衣服,按下冲水,哗的一声。

“谁,谁在里面。麻溜的滚出去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怎么样,我就是听到了那又怎样,而且这事我偏要管了,可你又能把我如何?”我拉开隔间的门,来到水龙头那洗着手。



首页 - 全球热门视频排行榜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