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TIC我们的兄弟:李缘廷--艰苦卓绝地跋涉在最高、最冷、最缺氧的地区

摘要: 一声兄弟,一生兄弟。我们的兄弟遍布在天涯海角,我们的兄弟,心手相连,亲如手足。他们是父亲、儿子、丈夫、兄弟,


一声兄弟,一生兄弟。我们的兄弟遍布在天涯海角,我们的兄弟,心手相连,亲如手足。

他们是父亲、儿子、丈夫、兄弟,

他们是我们身边的同事,

他们在自己的主场谱写篇章,

他们是我们可以每天见到的英雄,

他们有一个共同响亮的名字--中国交通通信人!


本期人物 李缘廷 



李缘廷

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空间信息事业部交通遥感所职员。2015年参与建设“公路交通领域军民融合应用示范项目”,推进遥感技术在西藏交通业务中的应用;负责西藏地区三维激光扫描项目,完成了最全面的基础地理信息数据采集;参与到西藏交通运行指挥中心(TOCC)电子沙盘建设项目、西藏“12328”电话系统建设项目。


最高 最冷 最缺氧


“唐古拉”,藏语“高原上的山”,终年风雪交加,号称“风雪仓库”。唐古拉是青海和西藏的分界线,海拔5231米,是沿青藏公路进入西藏的必经之地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。

这里最高、这里最寒冷、这里最缺氧,这里伸手似乎触摸到天。随着海拔的上升,通往唐古拉山口的路变得越发难走,空气越发稀薄,头晕、缺氧、失眠等高原反应渐渐显现出来。


当采集信息车行驶到唐古拉山口时,一行的8个小伙倒下了4个……李缘廷,作为这次采集数据项目的协调员,是坚持到最后的一员。


艰苦卓绝的跋涉


李缘廷和同伴们在西藏的主要工作是做西藏境内三维数据采集,把川藏、青藏、滇藏线的全貌用激光三维扫描的方式呈现出来。


2015年9月,项目开始的第一条路线就是青藏线,最高点是海拔5231米,从格尔木出发、拉萨-定日,这条109国道是采集数据时走的最远的地方,因为尼泊尔地震,就止步到定日。


十天,他们一直呆在109国道上,不能洗澡,也没有供水,克服高反的同时,还要随时防止感冒。


为什么一定要扫109国道呢?知道危险还迎难而上?


因为109国道处于冻土区,可可西里土壤含水量很高,路的底层含有很多水,冬季冻结,夏季融化就会下沉。没有这些数据,路刚刚修好时是平的,等冻融之后路面就会开裂,也会形成搓板路。采集数据为以后制定出合适的施工方案打下基础。


有句话说得好:到了五道梁,难得见爹娘。


五道梁是西藏高原三维数据采集最难的一关,也是海拔上升最快的地方。虽然8个人的团队倒下了4个人,但是没有一个人提前撤退,一直这么扛着就扛过来了。大家当时想,能往前走就往前走,倒下的人提前休息,坚持下来的人,一个人做两个人的活也要挺过去,然后就这么一路走到了拉萨。


318国道,拉萨-林芝-波密是采集数据里最艰苦的一条线。别看走的是“最美公路”,但工作的过程却不美丽。架基站、开车、把数据采集完毕、收基站,就这样反复,一天只能走200公里。还不算碰到各种意外,排除故障的时间,一天走100公里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


扫描工作枯燥而辛苦,因为要加快扫描工作的进度,经常会错过可居住的村落,气温和高海拔都会影响休息,但是沿途的道班们却给予他们帮助与关怀。


西藏的天很蓝、云很白、地很阔,正如李缘廷心中的理想:为藏民同胞建一条美丽安全的路。


 


记者手记



走得人多了,便有了路


五一劳动节后,记者随李缘廷和李迪龙重走了一次他们曾经走过的318国道——拉林公路。


盘山公路绕了一圈又一圈,车在路上不停的颠簸,海拔在一米一米的变化,当记者看到海拔表上数字显示4800米时,记者的心也随着海拔表的攀升而攀升。

从拉萨出发,一路爬高,土黄色的砂石山脉贫瘠荒凉。经过两个小时的行驶,车辆在日多县稍作停留后,继续向着米拉山口前行。


蓝蓝的天上白云像棉花团一样在触手可及的天空中飘着,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捏。深呼吸……已经到4900米,呼吸已经有点跟不上节奏了。


胸闷、气短、头疼、浑身乏力,一切的高原反应,记者都体验了一把,不敢蹲起,不敢有大幅的动作,短短50米的路,走了近10分钟。

西藏采访临行前,所有人都一再嘱咐:“在高原上,一切动作都慢上半拍,会大大增加安全系数。”


当李缘廷和摄影师扛着设备、仪器风风火火地进行拍摄时,记者只能以龟速跟随着他们的脚步。


米拉山口是拉萨与林芝的自然分界线,是干燥寒冷与温暖潮湿的分界线,山口时而艳阳高照,时而雪花纷飞。站在海拔5013的米拉山顶上,眺望远处力所及的高原群山,天苍地茫,辽阔壮丽。

世上原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;


此次采访让记者深有体会,世上的路原本很难走,自从有了交通人,多少坎坷也能变成通途。


后台回复“悦读”,送你来自CTTIC的悦读





为你推荐







首页 - 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