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看你永远不知道,NBA百万富豪被交易有多惨

摘要: 揭秘被交易球员到底有多惨,是心灵生理双重打击。

09-07 16:45 首页 腾讯NBA

(小托马斯打破沉默发声:我还没被击倒)

无能为力,每一个被纳入交易的球员都有这种感觉,他们像是身陷激流当中,完全身不由己。

“说起来也真是搞笑,当时(交易谈妥后)我正庆祝呢,我和妻子刚刚过完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回来,从迈阿密回到西雅图后,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接到了丹尼-安吉电话,他跟我说,‘我刚刚把你交易了。’”这是以赛亚-托马斯的自述,他很努力想用诙谐的语气讲述交易前后发生的事情,可其中掺杂的无奈、痛苦,读者皆能感受到。

可能在球迷眼中,球员被交易无非就是换个球队打球,可对于真正卷入交易的球员而言,他们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:被交易带来的心伤、搬家、孩子转学、融入新城市新社区、学习新球队的战术……本来球员在赛季进行中就面临巨大压力,场外还要有如此多烦心事,说没造成影响是不可能的。交易,已经是NBA球员们最难面对的事情。

心灵打击,做啥都能接到交易电话

交易总是来得那样猝不及防,在凯尔特人与骑士的交易中,小托马斯和克劳德都体验了渗透脊梁骨的凛冽冰凉。原本,小托马斯正跟妻子庆祝结婚一周年纪念日,两人尚未从二人甜蜜世界中回归现实,小托马斯就接到了安吉打来的电话。

“尽管我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问号,但话都到了嘴边,就是说不出来,”小托马斯表示。

克劳德在交易日当天则体验到了丧母之痛与被交易的双重打击,他的母亲海伦已经跟癌症斗争了很久,交易之前克劳德曾发推特希望人们为他和他的家人祈祷。在骑士与凯尔特人的交易谈妥几个小时后,克劳德的母亲去世,克劳德一边面临丧母之痛,一边要面对被凯尔特人抛弃的冰冷现实。

2014年,在湖人同火箭一战赛前,布雷克正在做热身训练准备接下来的比赛,热身结束后他被叫到办公室,得知自己已经被交易到勇士。布雷克穿上自己的衣服,对教练、队友告别,就此结束了自己的湖人生涯。

“我当时还在热身,我还穿着队服,我已经准备好要打球(对阵火箭)了,”布雷克说,“这(交易)是一个艰难的处境。”

2012年,贾维尔-麦基被奇才送到了掘金,赛前,麦基打了个盹,醒来后他发现手机里有无数条家人和朋友发来的短信,这时候麦基才知道,自己已经被卖到了掘金。

如今社交媒体发达,很多球员都是社交媒体达人,不少人得知自己被交易是通过推特。公牛控卫佩恩、布兰登-赖特都是通过推特得知自己被交易。同样被纳入雷霆与公牛交易的莫罗则是在洗澡时得知被交易,他曾说:“我当时正洗着冷水澡,突然就发现自己被交易了,这改变了我的一生。”

在心理上,球员们面对比较艰难的事情还有跟家人的分别,若不是举家搬迁,他们只能通过电话、视频跟家人聊天,一个赛季见不到几面。老将贾马尔-克劳福德作为过来人就说:“我觉得交易中最难的是这件事对你的家人造成了多大的影响。当你有孩子,你可能会跟他们分开一段时间。当你在赛季中期被交易,孩子还在读书,你不会举家搬迁,这是中期交易最难面对的。当你结了婚有了孩子,这就是全然不同的感觉,因为你的家人也被牵涉其中。”

生理打击,搬家实在让人很不痛快

人都讨厌改变,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,已经有了家的感觉,自然不希望搬家,换个地方重新生活。可是,搬家却是NBA球员们不得不面对的难题。

“得知被交易后,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对我家庭的影响,我必须告诉我的两个儿子,我们得搬家了,我知道这对他们会是一种打击,毕竟这发生在新学期开始前,他们才刚刚对波士顿有了家的感觉。”小托马斯在亲笔长文中表示。

接下来,小托马斯要考虑在克利夫兰安家,他得将自己在波士顿家中的很多东西运到克利夫兰,还得考虑孩子的上学问题,是否需要转学。可小托马斯新赛季面临合同年,明年夏天他是否跟骑士续约、能否长期留在克利夫兰都是未知数,未来一个赛季小托马斯很可能得租房子亦或是住酒店。

按照规定,球员在交易完成后必须在48小时内向新东家报到。安德鲁-博古特曾在被雄鹿交易到勇士后谈过搬家的痛苦,他表示:“当人们更换工作或者要搬到一个新城市时,他们通常会放慢节奏,用大约半年时间来准备,而我们只有48小时。等到赛季结束,我会回到密尔沃基,把房子里剩下的东西打包,然后把房子放上二手市场,找个房产经纪人带人看房,再决定是把家具卖掉还是把它们都运到这里,总之有很多事情要做。”

骑士老将理查德-杰弗森更加理智,除非他在一个地方已经打了三四年,否则他不会买房,这令他在搬家时轻松了一些。“在NBA,你每四个月交一次房租,因为你的生活没有稳定性可言。除非在一个地方打了三四年,否则你不会买房。”

上赛季,火箭通过交易得到路易斯-威廉姆斯,加盟火箭后,威廉姆斯马上搬了家。可没想到,今年夏天威廉姆斯被交易到快船,又回到了洛杉矶,这令威廉姆斯很沮丧,因为他要重新找房子,他表示:“我不该搬家,我应该再保留自己的房子几个月时间,耐心一点,结果我搬了出去。”

在球员被交易后,新东家和他的经纪人会提供帮助,帮他们寻找住处,比如豪华公寓、豪华酒店。在很多人眼里,NBA球员有钱能享受到高品质的生活,但球员的实际感受却并非如此。佩恩说:“我不喜欢住酒店,我希望可以睡在自己的床上,这是重中之重。我希望睡在自己的床上,交易最令我感到恶心的就是住酒店,我住的是豪华酒店,可这不是我的菜。”

酒店、公寓再豪华,终究没有家的感觉。

太不公平,忠诚不该只让球员承担

“忠诚就是普通的两个字,在生意面前,它是那样的苍白无力。”小托马斯在亲笔长文中表示,“没有任何预警,我就这样被这支我为它尽心尽力、流血流泪、倾尽全部的球队交易了。人们需要改变观念,99%的情况下是球队掌控权利。球员们被送来送去,朝不保夕,却没有任何发言权。然而当球员们掌控了主动权,这反而成了丑闻?”

世人皆欣赏忠诚之人,蒂姆-邓肯、科比-布莱恩特、德克-诺维茨基、雷吉-米勒终老一队的故事都成了一段美谈,他们的忠诚饱受赞誉。可是,忠诚本来就是相互的,若邓肯没在马刺效力碰上波波维奇,若科比效力的不是湖人,若诺维茨基没有遇到马克-库班,他们能从一而终吗?

能够在一队终老的球员凤毛麟角,当保罗-皮尔斯这种图腾式的人物都能被交易,你便知道从一而终到底有多难。很多时候,球员想忠诚却不可得。就像托马斯这样,几年来,他带领凯尔特人重返东部豪强行列,兢兢业业打球,忍受着伤痛、妹妹去世的痛苦出战,休赛期连续帮球队游说艾尔-霍福德、戈登-海沃德加盟,转过身,小托马斯便被扫地出门,谁在乎过他们的感受?大牌球星都如此,更何况那些中下层的球员。

比如内内,当初他拒绝了篮网、步行者、火箭的肥约,以5年6700万美元留守掘金,他本打算扎根科罗拉多,可没想到很快他便被送到了奇才。“人生会常常如此,你做好了计划,但最后人算不如天算。”内内感悟道,“这就是生意场上最艰难的部分。”

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,球员多数时候要被球队牵着鼻子走,可当球员开始主动掌控命运,却又被骂“叛徒”、“懦夫”。如今,球员们也都看开,他们的意识在觉醒,杜兰特没有为了“忠诚”的虚名留守雷霆,保罗-乔治、凯瑞-欧文这些本有望终老一城的球员也都主动申请交易,美媒体就感慨,NBA已无忠诚可言。

“这些人努力投入工作,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,努力成为了全明星球员,等等。如果这些人表现不好的时候,你们是第一个让他们滚蛋的人。而如果我们做出了最好的决定时,我们又被称为懦夫、叛徒!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这一切都不过是生意!人们只是考虑职业生涯、家庭,为自己做出最开心的最好的决定,并持续为了成为伟大球员而努力。”勒布朗-詹姆斯之前曾力挺托马斯说。

“多年来,球员们在睡梦中被交易;多年来,球员总是被指责的一方。我的意思是,一些球员有时候也会这样回击球队。所以,没有忠诚,都是生意。牵扯到的就是钱。”杜兰特则在力挺欧文闹交易时说。

球队冷血,也就别怪球员在决定命运时“自私”一回。

结语

NBA球员年薪动辄百万、千万美元,他们表面上的生活亮丽光鲜,可在交易面前,多大牌的球星都难把控命运,他们在背后忍受的痛苦,只有他们自己懂。

值班编辑:潘谨勤

 在商言商,忠诚才是最昂贵的奢侈品。 


首页 - 腾讯NBA 的更多文章: